香港基层市民盼告别?房“笼屋” 生活

 

  中新社香港7月22日电 题:香港基层市民盼告别?房“笼屋” 生活

  中新社记者 王嘉程

  狭小的空间,挤满了住户的所有“家当”;老旧的墙面,因潮湿而开裂脱落;多少户共用的洗手间与厨房,让防疫变得更为艰难……在繁华的香港,有超过22万人正困于?房、笼屋之中,他们承担着相对便宜却依然高昂的租金,“有瓦遮头”便已满意如意。

图为2020年2月25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中)和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右)探望深水??房居民的资料照片。  中新社发 钟欣 摄

图为2020年2月25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中)跟运输及屋宇局局长陈帆(右)探访深水??房居民的资料照片。  中新社发 钟欣 摄

  “中央对香港住房问题的关注,让香港基层市民看到了曙光。”终年受房屋问题困扰的香港市民及关注有关问题的各界人士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说。

  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夏宝龙日前提出,当咱们国家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实现的时候,我们期盼那时的香港,经济更加繁荣,各项事业发展更加均衡,社会更加和谐安宁。“特别是当初揪心的住房问题必将得到极大改善,将离别?房、'笼屋'。”

  ?房住户到底住得如何?记者在采访间听到最多的评估,便是“很拥挤”、“保险隐患大”及“疫市仍加租”。

图为王女士一家四口挤在葵涌一间面积约100平方?的?房中。 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  

图为王女士一家四口挤在葵涌一间面积约100平方?的?房中。 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

  记者早前于旺角一处旧楼采访时,曾与居住?房多年的冯先生谈及住户的保险隐患问题。他表现,业主为了能够多收租,能间隔多小就距离多小,于是随着近年同楼的房子被越“?”越小,共住的人也越来越多。然而,十几个甚至几十个住户共用一层消防设备;房客组成较杂,却要共用厨房及洗手间等设施,“安全及卫生都有隐患,然而不办法。”

  冯先生欲望,有关局部可能帮助解决相应问题,即使缓缓改进,都算是能够看到渴望。

  张小姐居住的?房则绝对“舒畅”,一?四户,由于业主本身就是以出租目的进行装修,小小的隔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她告诉记者,?房比较麻烦的问题在于,共居的租户无奈自己决定,需要完全信任业主的决定;且隔间的隔音成果也不空想;另外,独破的洗手间面积较小,须要适应。

  但这样相对安静的环境,对应的是较为昂贵的房钱,“每月需要7300元,本来是开价7500元,与房东讲价之后才稍微降落了一些。”张小姐说,?房给人的印象个别比拟老旧,卫生环境、消防设施等均存在问题,信任在中心的关注下,这些问题可能匆匆解决。

  香港社区组织协会副主任施丽珊告诉中新社记者,香港目前估计有22万的?房租住人士,尤其这两年失业率回升,个人就业不足,基层市民的经济状况变差,令?房户甚至“笼屋”居民数量有增无减。而商品房房价高企,令很多人都无奈“上楼”;排队申请政府的国营房屋,需要的时间又越来越长,目前每年仅能供应约1万个单位,却有16万个申请正在等待。市场上房屋租金也贵,基层市民只能取舍租住小的处所。

  对核心关注香港房屋问题,施丽珊表示,若政府有关部分及社会相关机构未来可以协力配合,一起努力,信赖问题是能够改良的,信心大的话,十年、八年甚至多少年内都会有巨大改善。

  香港特区立法会过渡性屋宇及?房事宜小组委员会主席郑泳舜在接收采访时也说,夏宝龙主任的讲话道出了良多香港人的心声,特殊是住在狭窄住房中的基层人士,因为他们真的等了很多年,始终住在这么恶劣的环境。

  他指出,夏主任提出了一个很好的目标及愿景,如何操作,需要特区政府下定信念去解决。

  事实上,为解决?房问题,特区政府于2018年曾提出建立过渡性房屋,以增加供给。郑泳舜介绍,相干工作进展良好,当初大略有1300个单位已经落成,预计今年下半年至明年,也将会有6000多个单位推出市场。“活力在将来3年,15000个单位能够全部建成,这个目标相信是能够做得到的。同时,咱们也始终鼓励政府,如果有合适的地方,生机能建设更多的过渡性房屋。”

  本月初,特区政府提交的《2021年业主与租客(综合)(勘误)条例草案》已经在特区破法会首读。根据拟议?房租务管制框架,?房业主与租客必须签订列明双方权利跟任务的书面租赁协议。租客会获为期四年的租住权保障,租期则固定为两年,期内只可减租不可加租。租期首12个月过后,租客可给予一个月告知终止租约,而业主则不可在期内提出终止租约。

  郑泳舜告诉记者,小组委员会将很快就?房的租管问题举行第一次会议,盼望能够在一到两个月之间实现审议,目标是在今年10月通过有关条例。“目前,解决房屋租管问题已经迈出了第一步,愿望日后政府一方面能够增加土地及房屋供给,同时能够订立具体的目标,让大家看到时光表。”(完)

【编辑:李霈韵】